譚維維:用歌詞暗諷同屆“超女”冠軍尚雯婕

  2006年獲得《超級女聲》(以下簡稱:超女)亞軍之前,在音樂這條路上,譚維維已經擁有不俗的成績。

  1998年,譚維維考入四川音樂學院聲樂系。入學不久,憑借出色的聲音條件,不僅獲得了主演校園音樂劇的機會,還參與了在維也納金色大廳舉辦的中國新春音樂會。2005年,她推出自己的第一張專輯《高原之心》。

  “超女”比賽結束后,譚維維經歷了一段迷茫期。她抗拒經紀公司的一些商業安排,以低于商演很多倍的價格,主動請纓參與一部長達兩年的音樂劇巡演,以此作為精神寄托。

  2010年,她推出第四張個人專輯《譚某某》。其中,主打歌《譚某某》的歌詞暗諷同屆的“超女”冠軍尚雯婕,譚維維因此飽受爭議。她說,這件事情帶來的影響很大,直到現在,她都還在為此買單。

  今年初,《我是歌手》的舞臺讓她再次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。

  這一年里,她出新歌、開演唱會,接連出現在幾檔綜藝節目里,做選手、當導師。這幾乎是她成名后曝光率最高的一年。

譚維維:用歌詞暗諷同屆“超女”冠軍尚雯婕

  30歲后,她開始收斂鋒芒,對許多事不再像以往那樣較勁,并每日自省。她說,這是年齡帶給她的變化。

  請到崔健是一個特別有面兒的事兒

  Q:你在參加《我是歌手》的時候,崔健來給你做嘉賓,他幾乎不出現在電視上。

  譚維維:首先它肯定是一個特別有面兒的事兒,對于一個晚輩來說,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肯定,因為他真的不上電視節目,而且這是個比賽性質的節目。其實我一直都在琢磨,如果能進總決賽,我腦子里最想請的人就是他。

  Q:在臺上和崔健演唱那個時刻,什么感受?

  譚維維:我當時有飛在空中的感覺,以前別人這樣跟我說,我說扯淡,走開,我老覺得你們怎么那么能渲染。只有自己親身經歷過了才相信。參加《我是歌手》,我背負了很重的擔子,從第一屆沒有參加成功,到第二屆等待機會又沒有參加成功,到第三屆踢館,我已經無形中給自己加了很重的擔子,好像它是一棵救命稻草。

  Q:怎么說?

  譚維維:我參加“超女”后一直沒有紅過,我希望這個機會可以幫助我。

  Q:被更多人認識?

  譚維維:我有這樣的希望。所以說其實整個過程當中,我還是挺緊張的,特別是第一次踢館那次,非常緊張,老給自己挑細細碎碎的毛病。但是跟老崔合唱完后,我就覺得怎么那么快就唱完了,我還繼續在那個狀態里無法抽離。以前聽人說拍一個戲進入角色出不來,我會覺得扯淡吧,其實是真的。

  Q:你在舞臺上頭一次這樣忘我地享受嗎?

  譚維維:還有兩次都是在我自己的演唱會上面,可能沒有什么負擔吧。那個時候也沒有鏡頭對著我,只有音樂,唱著自己喜歡的歌,而且兩次都是唱《藍蓮花》這首歌,我有飛起來的感覺。那種美好讓我覺得,如果我在那一刻不在了,死了,都很滿足。

  我那個時候什么都想得第一

  Q:2006年,你是從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(以下簡稱:青歌賽)退賽參加“超女”,你當時想要得到什么?

  譚維維:我就想紅嘛。

  Q:有沒有想過,有可能海選你就被刷下來了,“青歌賽”又沒參加,結果什么都沒得到?

  譚維維:說實話,當時我特別趾高氣昂、目中無人。當時韓紅是“青歌賽”的評委,我們并不熟識。但是那天我干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兒,比賽完出來我就在外面哭,我覺得他們分給我打低了,現在想起來那時候簡直是太二了。紅姐出來后看到我說,“哎,小姑娘你哭什么呀?”我說你們把分兒給我打低了。

  那個時候確實心里不舒服,就決定,我不參加你這個了?;氐匠啥夾菡哪嵌問奔?,成都就開始“超女”報名了。

  2005年“超女”第二屆報名時,我表妹跟我說,熊貓廣場那兒好多人在排隊報名“超女”,你也去吧。我回了她一句:你讓我去當評委嗎?

  Q:好大的口氣。

  譚維維:那個時候,可能我的眼里只有我自己吧。2006年的時候,我要報名參加“超女”,我表妹說,你不是要去當評委嗎?我說我不當評委了,我當選手。我也是夠反復無常的。(笑)

  Q:什么原因讓你能那么目中無人?

  譚維維:我運氣特別好,大一上半學期上完,我就被四川省人民藝術劇院借過去演音樂劇。那個時候都可以掙錢了,一場20塊錢,像我這種農村出來的孩子,不用每個月再讓我爺爺跟我媽,一人湊兩百給我交學費、生活費,我覺得很有面兒。大二結束,我就到成都軍區戰旗歌舞團,穿著軍裝到處跟他們演出,不夸張地說,那個時候恨不得把他們正式演員都給比下去了。四川范圍內的各大晚會,我演出時都在很好的位置,甚至壓軸,我就覺得,在四川到頭了。現在想起來,我嘚瑟啥呀。然后我就到了北京,受到了打擊,就是“青歌賽”。大學還沒有畢業,我去參加過一次,得了個第七名,我說我不干了,我要回去開酒吧,我不再唱歌了。所以說我這個人,很多時候很多想法都是意氣用事。現在看來,我覺得除了唱歌之外,我真的不知道能做好什么。但那個時候就覺得,我賣串串香行嘛?我去賣燒烤總可以吧,反正都難為不死人。所以說,那個時候,受了打擊,就回成都開了一個酒吧。

  Q:你當時對自己的期待是什么呢?

  譚維維:我那個時候什么都想得第一。

  Q:你沒想過嗎,中國這么大,可能有不少人比你唱得好?

  譚維維:管它呢,那個時候就想得第一。得了第七我很沒面子,那我就不干這行了。你想我是個多要面子的人?我爸爸也挺要面子的,就覺得,都得第七了,可能我就不應該唱歌了吧。

  我覺得現在想來,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好面兒,特別好面兒,不知道為什么,但是這個特別影響我。就是太在意了,這個讓我痛苦了一段日子。

  Q:已經能稱得上是心理問題了嗎?

  譚維維:其實稱得上。最嚴重的時候,我記得是2008年,那段時間我足不出戶,就聽音樂。很多時候,我開車開到懸崖邊甚至就想沖下去。

  Q:一夜成名后,你沒有找到一個舒適的方式面對你周遭的環境,可以這樣說嗎?

  譚維維:可以,可以,可以,可以這樣說。然后也不知道該干嘛,不知道做什么音樂。他們讓我干嘛我就干嘛,想當一個聽話的人,其實我骨子里又不想聽話,那段時間就是不太好。

  Q:發生什么事兒了那年?

  譚維維:就是找不到自己。比賽完了我到處商演,生活質量有了改觀,給我媽和我奶奶在小鎮上買了房子。她們關系不好,分開住,但是她們人都很好。我總覺得,物質可以解決情感問題,不用跟她們交流。但是呢,看到她們偶爾沖突的時候,我也會很難過,但那時候并不懂,包括我反對我媽媽交男朋友。現在當你真正地談了戀愛后才會覺得,之前對于我奶奶跟我媽媽之間情感的漠視,包括自己對于她們的感情,我會覺得特別不對,但當時我都覺得是對的。

  我內心有個小公主

  Q:作為公眾人物,你似乎一直不避諱談及個人的情感狀態,這樣不會給你帶來困擾嗎?

  譚維維:我不會,可能特別紅的明星,會覺得是困擾吧。我特別愿意面對這個事情。但是說實話,我經?;嵋虼慫蕩砘?。

  Q:怎么說?

  譚維維:偶爾表達錯誤。打個比方吧,前段時間,媒體老問我結婚的事,我說結婚行啊,但后來回去仔細琢磨了一下,我說結婚是倆字兒,該兩個人說了算,我有的時候會自作主張就決定了。

  所以說性格這事很難改。后來我跟我男朋友說這件事,他說沒有問題啊,你開心就好。我聽了感覺還挺好。

  Q:你這樣回復媒體,你男友會覺得有壓力嗎?

  譚維維:他也沒有,因為我們這段感情,相互都是比較認定,至少在當下來看,我們是奔著結婚去的。當然,未來不知道會怎樣。我經常說這種話的時候,會讓對方生氣,他會覺得為什么你不去設計未來呢?你是覺得我們之間沒有未來嗎?我會跟他說,因為計劃不了。我們就把這一步踏踏實實地過下去,每一分鐘都開心,不要太計較。這個東西需要兩個人磨合,去了解和理解對方。所以說,我慢慢地在習慣,不要一個人做了主。

  Q:如果再給你一次機會重新走一遍前面的路,你會想改變人生的哪個環節嗎?

  譚維維:說實話,如果重新走一回,我希望改變跟我父母的關系。因為我小的時候太過于強悍,覺得自己是家里未來的頂梁柱。

  我對媽媽不夠溫柔,甚至也做過很多傷害她的事情,我爸爸走了之后,我就把自己強加到他的位置。我現在發覺,那對我的成長是有很大影響的。沒有任何人讓我這樣做,完全是我自己給自己的擔子。在我父親去世那一天,我就覺得我是他。他離開那一天,在他的墳前我沒哭,當時還沒滿15歲,表現出很輕松的樣子,其實躲在被窩里不知道哭了多少回。那個時候我就把家里的擔子挑起來了,所有的事我都要管,造成了我現在的性格,事情一發生我馬上就有解決方案,我習慣用他的思維方式去解決問題。

  Q:你強行讓自己在父親的那個位置上?

  譚維維:我一直都在解決這個問題。我有一天到我爸的墳頭大哭了一場,我說我不要再當你了。其實我也一直在尋找這個根源,如果讓我重新來一次,真的,我覺得今天的名也好,利也好,都無法換回來我父親真的在我身邊,也無法換回來,能跟他說一句“我愛你”。這句話我都沒說過,我跟我父親打招呼都是,“哎,大哥”,就是這種。從來沒有像一個女孩子一樣,挽著他的胳膊撒撒嬌,很遺憾,這種遺憾是永遠沒有辦法去挽回的。我就覺得他沒有走,他還在我的生命里。所以說你問我有什么遺憾,我真的就覺得任何事情都買不回來跟自己的親人在一起,跟他撒個嬌,跟他抱抱,就是這樣。以前看我的同學跟爸爸撒嬌,我就覺得不好意思,到今天我談了戀愛,找到了一個真的愛我的人……

  Q:你才學會撒嬌?

  譚維維:對。我才知道我其實挺喜歡當一個被呵護的小公主的,我內心有一個小公主的心,我喜歡粉紅色,我的床是公主床,還有紗幔的。

  我并不是大家眼中的那個譚大哥。小的時候好一段時間我都是核心人物,都是大哥,跟著我吃飯都是我買單。那是外在的一種強悍,其實內心特別脆弱,害怕失去,害怕得到不好的評價,害怕怎么樣。

  Q:是現在的男友讓你學會了撒嬌?

  譚維維:對,在以前的愛情中我不會撒嬌,我覺得矯情。現在我會覺得,如魚得水,舒暢。包括對我媽媽,做了多少難堪的事情?我說實話,現在如果對面坐的是我母親,我還是不好意思說,媽媽,對不起或者怎樣,但是我相信今天之后,我會這樣說的。

  Q:你想跟她說什么?

  譚維維:我會告訴她,真的覺得很對不起她;然后告訴她,我會更愛她。


本站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圖片之家立場。系作者授權圖片之家發表,若有侵犯你的權益請聯系站長刪除。

熱點排行

美女圖片